犧牲前才說起愛!獄中,他給愛人留下深情告白

1927年的廣州

珠江兩岸籠罩在一片白色恐怖的氣氛中

時任中共廣州市委組織部部長的周文雍

正焦急地尋找一處住所

作為黨的秘密機關

為起義做準備

為了掩護這處秘密機關

黨組織決定安排一位女同志

與周文雍假扮夫妻

這位女同志便是陳鐵軍

在陳鐵軍的協助下

周文雍把失散的革命同志

重新聚集在一起

開展活動

周文雍與陳鐵軍是廣東同鄉

有著共同的信仰

雖然兩人互生好感

但為了革命事業

他們不得不將這份情愫深藏在了心底

1928年1月27日

由于叛徒告密

大批反動軍警

沖向了周文雍和陳鐵軍的家中

兩人先后被捕

入獄后

周文雍和陳鐵軍遭到了連日的嚴刑拷打

但他們的革命意志沒有半分動搖

敵人拿來紙筆

許諾周文雍

只要說出黨組織的秘密

便能還他自由

周文雍懷著滿腔憤慨

提筆寫下了一生最后的絕筆

  “頭可斷,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滅。壯士頭顱為黨落,好漢身軀為群裂?!?/span>

無計可施的國民黨反動派

決定“槍決”周文雍與陳鐵軍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周文雍提出

要和陳鐵軍拍一張合影

1928年2月6日

是農歷正月十五元宵節

周文雍與陳鐵軍在獄中

留下了兩人的第一張合影

為了掩蓋兩人身上的血跡

國民黨反動派特意給他們換上了新衣

但照片中可以看到

周文雍因為受刑而骨折的手

只能提到腰間

無法放下

受盡酷刑的雙腿

也不得不微微彎曲著

面對死亡

他們做到了

頭可斷 肢可折

身處黑暗

他們目光如炬

信仰不滅

在拍下這張最后的合影后

周文雍和陳鐵軍被押送到了

廣州紅花崗刑場

慷慨就義

周文雍與陳鐵軍犧牲后不久

1928年

共產黨員譚壽林

從廣州出發前往上海

繼續進行革命工作

譚壽林廣西貴縣人

1923年進入北大國文系

他受到李大釗等人的教育啟蒙

走上了探索馬克思主義

革命真理的道路

1924年秋

譚壽林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8年

譚壽林秘密來到上海后

為便于地下工作的進行

以裁縫鋪老板的身份作掩護

在工作中

他與同為共產黨員的錢瑛相戀

并結為夫妻

1929年初

黨組織委派錢瑛去蘇聯學習

譚壽林開始與她進行書信溝通

除了兩人彼此的問候

更多的是互相溝通國內外的革命情況

1931年3月

國內的形勢有了新的變化

錢瑛奉調回國

經過思想斗爭

她把一歲的女兒

寄養在莫斯科的保育院里

獨自回國繼續革命工作

就在錢瑛回國一個月后

黨組織決定派他們夫妻二人

到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工作

正待啟程時

共產黨在上海的工會組織

遭到敵人的破壞

譚壽林主動向組織申請

留在上海處理善后工作

1931年4月22日

由于叛徒出賣

譚壽林不幸被捕

國民黨特務想從譚壽林這里

獲取到黨的秘密

他們先是威逼利誘

后企圖用酷刑撬開譚壽林的嘴

但譚壽林始終沒有吐露半個字

臨刑前夜

譚壽林給錢瑛寫下了一封信:

  “你是我生命的力量,你是我死里重生的恩人!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了你,恐怕我早就活不成了!即使活著,那亦是沒有意義的,亦是只有肉體沒有靈魂的東西!有你活著,我才活著。我才是有生命(地)活著,我的生命是你的呵!”

譚壽林將這封“絕筆信”

連同自己被拷打時留下的血衣

一同囑托給自己的獄友

并囑咐他

如果能出去

一定要把這兩樣東西

交給自己的妻子錢瑛

1931年5月30日

譚壽林英勇就義

時年35歲

錢瑛到達革命根據地沒幾天

得知丈夫慘遭不幸的噩耗

那一年

錢瑛才28歲

她將悲憤化為力量

與敵人展開了殊死搏斗

自此以后

錢瑛終生沒有再婚

她一直默默堅守著

這份刻骨銘心的情感

直到永遠

 

  

  編審丨王海濤 趙斌

  主編丨陳曦 崔明

  本集導演丨陶磊 黃鈺

  編輯丨史佩侖 馬愛杰

  來源:CCTV國家記憶


責任編輯: 孫瑞

相關文章

熱門標簽

熟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老熟妇,18禁高潮娇喘出水g点网,国产精品乱码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